关灯
护眼
字体:

195 帝君醋了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怀中的狸猫呜咽了一声,她笑了笑,“阿狸,我以前就说过要让你位列仙班,便不能食言,我会把阿婉的仙元给你,以后你也是仙了,至我嘛,你不必难过,我会有来世,会成为一个凡人,你若是找到我,便收我为徒渡化我成仙,好么?”

    阿狸不会说话,她感觉他的头在她怀里拱了拱,她知道他这算是答应了,又搂着它笑道,“那我们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狸最好骗了,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。

    伏羲帝君醒来,自然是将晋云斥责了一顿,晋云理亏也不敢多言,若非他擅自作主将凤息带到焦离河,又若非帝君不放心下了追魂术,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,可是若非凤息遇险,他也绝不相信帝君与凤息所说的,所谓酆都心存大义不会置六界于不顾,好在,他们并没有看错酆都,他确是众人值得敬仰的帝君。

    群山漂渺的峄山上,信阳峰上霞光笼罩,信阳殿耸立在云端之上,一派的高广巍峨,山下有一人,正沿着长长的玉阶拾阶而上,分明是个潇洒飘逸的仙君,可看他的样子却并不打算施仙法,而是一步步走上去。

    晋云早就听到仙侍来报,心中还有所怀疑,便亲自往山下瞧了瞧,果然是酆都帝君,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,以为是偷镇府之宝的事败露,那帝君绝不会允许凤息有机会下手。

    伏羲微微抬头望了他一眼,“晋云,你这般不安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晋云强镇了心神,一脸的凝重,“我怕来者不善。”

    伏羲帝君停止了打坐养息,极是感慨的道,“他当日恨我入骨都不曾动手,更何况是现在,他不是不想杀我,不过为着天界之故,这六界之中,从来都是我最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晋云微愣了愣,这是一笑泯恩仇了吗?

    帝君见晋云还疑惑,又笑道:“现在前来不过是他想通了罢,走吧,随我一同去迎他。”

    窗外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,唇角微弯,眼眸如水,柔软的不象话,他许久未见伏羲帝君真心展颜,如今他这一笑,当真是天地失色,美不可言,不由得又想到凤息,心中反而越发的难受。

    伏羲在正殿门口等了酆都足足一个时辰,才把酆都等来,伏羲神色安然平和,仍是执礼相见。

    “帝君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酆都神色冷峻,负手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“居然让你从胎果里活着出来,朱厌也太过没用了,又用千里追魂术,便是这样,也能让你挺过来,上天果然待你甚厚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仙侍皆是一愣,酆都帝君这话好像盼着自家帝君早死一般,未免太过刻薄。

    却不知酆都即便知道伏羲对素女无心,但对以往心中多少还是介怀,自然对伏羲不会有什么好脸色,毕竟所受之苦也皆因他而起。

    伏羲也不计较,只是微微一笑,“朱厌不死,我又岂敢死呢。”

    又亲自引他进殿,微微笑道,“殿中备下昆仑雪峰上的仙露,不知你口味是否变了?”

    酆都仍是神色淡冷,但眸中却若有若无的含了一丝笑意,“昆仑雪峰上的仙露?莫不是又像那凤息那小丫头一样来诳我吧。”

    伏羲一怔,又飞快朝晋云瞥了一眼,晋云露出一脸的无知相,我怎么会知道。

    二人进了殿,又将仙侍谴了出来,就连晋云也一同赶了出来,又命人阂上殿门,也不知二人说些什么,说到日落西沉,仙娥进来掌了仙灯,酆都帝君方才出来。

    伏羲又亲自送他到玉阶下,酆都帝君突然回了头,遥望这祥云笼罩的仙宫,轻叹道,“你这玉宇琼楼虽是天地灵气之源,众神神往之地,但也未免清幽冷寂,倘若有小丫头在,不知会是怎样的热闹,我看着她从小到大,有她的地方便是连天宫这样冷寂的地方都充满人情味。”

    晋云微微皱了皱眉,这酆都帝君明知道这是妄想之事,偏偏还要拿出刺激伏羲帝君,也太不厚道。

    伏羲帝君神色极是温柔,也回头望着被夕阳下染红的信阳殿,若是小丫头在,定是坐不住,不知会怎样的闹腾呢。

    “帝君”

    晋云的声音蓦的打断他的思绪,抬头便瞧见酆都有些怪异的看着他,他朝酆都微微一笑,看不出多余的情绪,“是我没这个福份呢。”

    他仍是一派宽和温厚,十几万年从来没变过神色,酆都做梦都想打碎他那张虚伪的面具,想知道面具下真实的面目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蓦的又不甘的问了一声,“伏羲,你到是有心还是无心呢,不会疼吗?”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