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五十一章 大结局中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二百五十一章大结局中

    “去忙吧你!”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声老婆其实叫的她心里挺甜的,不过嘴上还是硬的很呢。

    杜明凯挂了电话,直接打车回了家。

    李华珍被杜明凯送回家以后就火急火燎地找肖胜春商量对策,要是能把女儿救出来,她老了也多个依靠。她要是真做很多年的牢,那不是生了个女儿和没生一个样吗?到时候反而要为她操心卖命呢。

    她到家时,肖胜春还没下班呢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她可管不了他上不上班了,一个电话就把他催回了家。

    “胜莲被警察抓去了!”肖胜春一进门,她就开门见山地说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会这样呢?因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李华珍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从杜明凯是为了什么和肖胜莲结婚说起,一直说到他们离婚肖胜莲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这肖胜莲是不是傻呀?”肖胜春听完,火蹭蹭往上窜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生气肖胜莲这么不懂事,做的这样冲动。二是生气何晓初和杜明凯两个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通奸,勾勾搭搭,把他当乌龟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她傻不傻有什么用啊?你快想想办法,看看有没有认识人,能把她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华珍焦急地看着儿子,总希望能指望上他。

    “救?妈,你说的真轻松啊!你知不知道她是犯了什么事?绑架啊!绑架可不是一件小事,判的重的,判十多年呢。我就算有认识人,人家能给我那么大面子吗?再说,这年头谁给谁面子啊?都是钱有用。她绑谁不好,绑了杜明凯,我们就是豁出钱去想要把她弄出来,那能有人家钱多吗?我看她就是自作自受,我也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子啊,你得想办法啊。就算妈求你了,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见肖胜春有往后退缩,不想理睬了,李华珍急了,抓住儿子的手臂老泪纵横。肖胜春倒不是一个不孝顺的人,见母亲如此,也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还不明白吗?不是我不帮,是这事得花很多钱才能办,还不一定办得成。得看杜家是不是追究,你要求也该求他们家。要是他们肯放一马,还能有点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我还不知道这个吗?我刚刚就求过他们了,杜明凯都答应我了,说他不会追究。但是他说是刑事案子,也不是说救就能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妈你坐下说。他都说的这么清楚了,你急也没用。先等两天吧,看看情况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妈,您坐,俺去给您倒杯水。”招弟也过来了,听到两个人的对话,开始一直没吭声。

    “妈什么妈呀?谁让你叫妈了,我又没跟你结婚。”看着招弟挺着个肚子,肖胜春就烦,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他今天才知道,何晓初一副高姿态,好像自己犯的错就是多不能容忍似的。

    她自己呢?和杜明凯都搞成这样了,就能清高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不行!我不能和招弟结婚,我和她何晓初半斤八两,谁也不比谁干净。我要是没知道这件事也就算了,现在知道了,得找她好好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他迟迟不肯结婚,还不是存着心想和何晓初复合,不过一直没有理由找她。就算找她看孩子,何晓初也是爱理不理的。

    今天总算有机会了,反正肖胜莲的事,也不是他能帮上什么忙的,他还是想先去找她办自己的事要紧。

    “你就让我省点心吧,啊!”李华珍看肖胜春对招弟这样,也烦,骂了儿子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那我先出去了,晚上找人吃个饭,看看能不能帮上胜莲。”

    “行!这才是妈的好儿子,你去吧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杜明凯回到家,见父母没在客厅,刚刚出去了的月嫂已经回来了独自抱着孩子在客厅里哄着。

    他猜想,以母亲的性格,应该还在害怕着,父亲定是在房间里安慰劝解她呢。

    他和月嫂打了招呼后轻手轻脚地来到父母的卧室门口,听到母亲在说:“老杜,我现在想想还在害怕。你说要是杜明凯有点什么事,我们还为谁活着啊?”

    杜明凯轻笑了,果然是没猜错吧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没事吗?别担心,咱儿子人好,能遇难呈祥的。”老杜拍了拍老婆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,可我就是后怕啊。老杜,我真的很害怕,只要他好好的,开开心心的,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杨红樱说着,都快流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傻女人!”杜建州感慨了一句,搂住夫人,轻轻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真的什么都不重要了?要是他现在让你同意他和何......”

    杜建州的话正好是替杜明凯问了的,他竖着耳朵想听听母亲会怎么说。

    谁知杜建州还没说完就被杨红樱干脆利落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呢?是不可能的,我不会同意他和她在一起,除非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那么坚决?还是在我面前充坚强呢?”杜建州笑呵呵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很坚决了,他们两个怎么合适呢?差那么多,再说她还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杜明凯也有孩子了啊!”杜建州提醒道。

    这孩子不是杜家的,他们开始就曾经猜测过。现在杜明凯做主说把孩子放在杜家养着,他们总是会支持儿子的。

    “孩子又不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傻,不是他的确实是不是他的,问题是他认了,那和是他的有什么区别呢?这孩子就是拗,他要认准的事,你改变过吗?我们左拦着右拦着,我看也未必阻止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啊?杜建州,你该不会是倒戈了吧?”杨红樱从丈夫的怀抱中抬起头来看向他,带着审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就同意了,就是经过今天这件事真觉得孩子的幸福比什么都重要。他也不是小孩子了,有自己的选择。我们一向尊重他的决定,要是他不觉得何晓初好,他能这么疯了似的非要和她在一起吗?你说就是我们都不同意,人家就真不在一起了吗?他为了她宁愿一辈子不碰女人,折腾了这么久,跟陈瑶离了,跟肖胜莲也离了。我看要是不娶何晓初,他这辈子估计真要单身了。我是看得开,怕到时候急着抱孙子的是你,着急的也是你呢。”

    杜建州知道老婆一向嘴硬心软,偶尔心口不一的。

    “我急什么急,我不急,这不是给我整了个假孙子吗?我有抱的,先抱着吧。他爱找不找,爱结不结,不结我省心。”杨红樱气呼呼地说。

    杜明凯见时机差不多了,轻轻敲门,该自己上场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杨红樱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我回来了。”杜明凯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好!”杨红樱说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我向您二位正式道歉。孩子的事我欺骗了你们,其实我并不想隐瞒你们的。但是我知道你们肯定希望能有个孙子,说实话我对除了何晓初以外的女人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。要是违心的去跟别人结婚,生个孩子,也是对那孩子不负责任。我想如果我不说,你们永远也不知道孩子不是我的,还当亲孙子。你们不用有遗憾,我也不用违背自己的意思勉强去和一个女人在一起。谁也想不到阴错阳差的,事情的真相这么快就大白了。不管怎样,有再多的理由我也不该让你们这么伤心,这是我不对。不过让我重新选择一次的话,我可能还是这么做。爸妈,请你们原谅我,也请你们接受何晓初。我这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,我们说好了一辈子在一起,永远都不分开。”

    杜建州早料到儿子会说这些了,他的思想已经有些动摇。毕竟他还是很欣赏何晓初的,所以他比较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杨红樱却真的生气了,冷冷地对儿子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说好了,我们同意不同意还有区别吗?还是和当时娶肖胜莲一样啊,你就是来通知我们的。我们认也得认,不认也得认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杜明凯见母亲不高兴了,忙赔笑脸。

    “妈,您放松啊,这么认真干什么?你们同意不同意这区别可就大了。要是你们不愿意,儿子我一直就良心不安,也不会高兴的。你们要是接受了,皆大欢喜,一家人都高兴不是吗?我就是再不孝顺,我也渴望着给你们找个满意的媳妇啊。”

    杨红樱拿眼睛横了儿子两眼,不满地冷哼道:“哼,少跟我来这一套,满意的媳妇?我就满意陈瑶,你要真是在乎我们的感受,你就把陈瑶追回来,估计她还没结婚等着你呢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妈呀,就您把您儿子当个宝吧?人家跟我一离婚......算了不说她。总之啊,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受欢迎。陈瑶是好,但是我不爱,我就只爱何晓初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着了魔你,她有什么好的?比你大五六岁。”

    杜明凯想说服母亲的过程就是一个克反的销售过程啊,你得见招拆招,一一排除她的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“这个年龄问题我真是改变不了,要说真正的爱情是不受年龄限制的吧,您肯定说我是唱高调。可您想想啊,我和陈瑶一样大,我不照样喜欢她吗?你看人家某某明星,女的比男的大好几岁,你不老说两个人般配呢吗?我就喜欢成熟的,谁叫我最爱我妈,我有恋母情结呢。”

    杨红樱一下子被杜明凯给气乐了,乐完又觉得不妥,硬生生忍了回去。

    杜建州看着老婆,知道她也快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你少油嘴滑舌的,这套功夫哄女孩子用一用还可以,别回家对付你老妈了。”杨红樱重又气呼呼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哄您,我是实话实说。总之,她比我大六岁其实也不算什么。等她八十六的时候我也八十了,都是老头子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就算年龄不是问题,她那样的人,我也不认同!”

    杜明凯心说,好吧,那就再克服下一条吧。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样的人,其实您根本不就了解。要是您了解了,我敢保证,就是全天下的人都反对,您也会赞成让她做您儿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对何晓初的为人,杜明凯可是百分百认同的。她善良孝顺隐忍,吃苦耐劳,聪慧。总之,所有女人该有的美德,在她身上一样都没少。

    杨红樱却不这样想,她首先一条就是不正派,跟比自己小的男人有不正当的关系,还跟那个叫聂云海的牵扯不清。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没有兴趣了解,一个有丈夫的人和你这样,还和姓聂的......算了,我不想说人是非,我就一句话,不同意!”杨红樱有点烦躁了,她不想再谈下去。

    儿子的嘴是厉害啊,说着说着她就有可能被绕进去。要是一不小心松了口,一辈子都得对着个自己不喜欢的儿媳妇过日子,那才叫苦呢。

    “对,我也不同意!”杜明凯还没接茬,就听门口响起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原来是杨红樱声音比较大,穿过了门,被刚到门口的杜柔柔和何素新听见了。

    杜柔柔吼了一声推开门,拉着何素新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瞎掺和什么?”杜明凯对付老妈一个都吃力了,这又绕上个她,更难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是瞎掺和了?你找谁做我嫂子那跟我也有关系,我就是不同意你找她。”何素新悄悄扯了扯老婆的袖子,希望她别冲动,别额外给杜明凯他们制造障碍。

    “你揪我干什么呀?你揪我我也不同意。”杜柔柔白了一眼何素新,不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,现在连你妹妹也不同意。杜明凯,你要说我年纪大了接受不了你们这种新潮的爱情。柔柔年纪总小吧,她都不同意。你说,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?我们也不是说何晓初不好,她人很好,就是你们不合适啊。”

    杨红樱在女婿面前,不好说何晓初什么了,只得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合适不合适,只有我自己最有权利说,对吗?爸妈,我真是因为尊重你们的想法才回来和你们商量的,如果你们真不同意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不同意你也要和她在一起是不是?”杨红樱火了,怒气冲冲地瞅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对!”他坚决地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和我们商量什么呀?婚姻法都说了,婚姻自由,我们也管不着啊。您啊,请便,我不拦着!”杨红樱站起身,哆嗦着手指往门口一指。

    杜明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,深吸了几口气,思考着还怎么扭转局面说服母亲。

    “结婚我是一定要和她结的,我是希望见到爸妈真心接受她,欢迎她来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“办不到!除非我死了!”杨红樱气极了,也就不管何素新在不在场了。杜柔柔这点就是像母亲,真冲动起来就有点不管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领她进我家的门,我立即就死给你看!”她就不相信,一向最爱自己的儿子会因为一个女人连她的死活也不顾了。

    杜明凯当然不相信母亲真的舍得死,他索性就将她一军。

    “好!我现在就接她去!我就看看你怎么死给我看!”

    “杜明凯!”一直没吭声的杜建州怒斥了一声儿子,认为他刚刚这句话说的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爸,您听我说。若是我不能给何晓初幸福,我就不该娶她。要是我不能娶她,活着对我来说就失去了意义。我妈要是真愿意为这事死,我不拦着,大不了她前脚走,我后脚跟着。我妈跳楼我就跟着跳楼,我妈喝药我就跟着喝药,也算成全了我的孝心。不然能怎么样呢?我要是知道是这个场面,活着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。要么是让她伤心,要么是让我妈一辈子不高兴,我真希望当时就被绑匪给杀了,也一了百了了,估计那样每个人都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杜明凯知道时间可以让他们接受一切,但是一天他们没接受,何晓初心里就会忐忑一天。

    他想,为了她,他必须得一鼓作气,不管怎么说怎么做,一定要让爸妈早点认可才行。

    杜柔柔这才知道哥哥是如此地铁了心,决不是玩玩而已。她被他这样执着的态度感动了几分,虽说不能立即就同意,倒也不想跟着添乱了。

    杨红樱什么死啊活的都只不过是气话,儿子这样一说,她一下子心软了不少。

    怎么说她做的一切都自觉是为了儿子着想,现在看来要真是拦着他,弄的他生不如死,都快成半个神经病了。

    他不高兴,做母亲的如何能高兴?

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呢?”杨红樱责怪道。

    “妈我没瞎说,您也不用说什么立刻去死的吓唬我。我今晚就开始不吃饭了,您要是什么时候想通了,愿意接受她,我再吃饭。”

    杜明凯想,只有利用母亲心软了。其实依照他母亲的性格来说,即使是再不同意,也不会做的难看。就像当初她不接受肖胜莲,她来了以后她还不是给了个笑脸。不仅如此,照顾孩子也是尽心尽力的。

    但他不愿意母亲太过于勉强,哪怕是给他心爱的女人一点点脸色看,他也会心疼死的。

    何晓初已经受了那么多李华珍的冷嘲热讽,他要她从此的生活都只有阳光。

    “行!你就别吃,我看你能忍多久!”一个没骨气的男人!杨红樱心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柔柔素新,你们等着我,我现在就去做饭去!今晚我要做......”杨红樱像个孩子似的说了几个杜明凯最喜欢吃的菜,她就不相信他真不吃饭。

    杜明凯也不理妹妹妹夫,和父亲打了招呼后就闷闷地回房躺着去了,手压在头底下,一直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杨红樱很快做好了一桌子菜,派何素新去叫杜明凯。何素新对杜明凯做的事很感动,也知道这是他的策略,自然是帮他的,假意叫了一句就回来复命,说他不肯吃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就别叫他了,我们吃我们的,你还怕他一个大活人饿死啊?”杜建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呀?孩子今天被绑架受惊了呢,得好好吃点东西压压惊。”杨红樱白了一眼丈夫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真希望他高高兴兴的,又何必阻挠他呢。他这么大人了,还能区分不出来自己喜欢谁不喜欢谁?”

    “哼,就算喜欢我也不同意!他不吃拉倒,我还就不信了,看他能坚持多久!”杨红樱气呼呼地说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发现,这一顿杨红樱自己装作吃的香,实际上几乎是没吃什么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她一直竖着耳朵听动静,听杜明凯是不是偷偷到厨房吃饭了。谁知道他在房间里一次都没出去,他怕何晓初害怕,在跟她短信往来着呢。本来他是很想这晚就去陪她睡的,她今天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,肯定会很受惊的。只是现在在母亲这里采取了这样的软政策,非得坚持几天,才能成功啊。

    妮妮在桌子前写着作业,何晓初躺在床上跟杜明凯来回发信息。开始还是害怕的,渐渐的就不太害怕了。可是发着发着,她却忽然发现自己有些头晕。

    这次头晕比以往好像都重了不少,感觉天旋地转的,还一阵恶心。她顺手就把手机放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,勉强着坐起来,想看看能不能好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久不回我信息,是想我想呆了吗?”杜明凯笑着给她又发了一条信息。

    她听到短信来了,又撑着去拿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一移动更觉晕的厉害,眼前一点点地变黑。

    她最后的意识是怕女儿害怕,可是却再也控制不住,全身一软,意识渐渐模糊,终究还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晕倒时因为身体前倾“砰”地一声滚到了地上,头还撞到了床头柜的角。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”妮妮听到何晓初倒地的声音,慌的站起来,刚做作业坐的凳子都被她撞倒了。她三两步跑到妈妈身边,哭喊着叫她。

    杜明凯见何晓初这么久还没回信息,做了一下思想斗争。怕打电话过去吵到妮妮写作业,不打吧,又忍不住想听她的声音。他想了有一两分钟,还是没忍住,拨通了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妮妮正哭的吓的不知如何是好,听到手机响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,忙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晓初?”她一听是姑父的声音,哇地一声哭出来,哽咽着说道:“姑父!我妈妈晕倒了!我害怕!你快来啊,到我们的新家来,我害怕,呜......呜......呜......”

    杜明凯骨碌一下爬起床,吓的不轻,为了给妮妮一点安全感,他沉住气轻声说道:“妮妮别怕,姑父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听到妮妮挂了电话,杜明凯拖鞋都没顾上穿,一阵风一样就冲出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杨红樱一直在听着他房间里的动静呢,一听他开门,心里高兴啊。

    臭小子看你在我面前还演什么情深意重不?还不是抗不过胃?

    她悄悄地凑到房门口,竖着耳朵听动静。此时的杜明凯已经到了防盗门口了,他随便拿了双鞋子就往脚上套。

    杨红樱一听不对,他没往厨房的方向去,倒好像急匆匆地要出门。

    她便跟了出来,问:“杜明凯,你这么晚是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妈,晓初在出租房里昏倒了,就她和孩子在那儿,我得赶过去。”杜明凯知道母亲是面硬心软的人,只要和她解释了,她会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昏倒?哎呀,你等一下,叫你爸跟你一起去。”杨红樱担心儿子应付不来,一着急根本不去想同意不同意他和何晓初在一起的事了。

    杜明凯早已经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了,就是等杜建州两分钟,他都怕耽误了。

    可母亲说了,又不好不等。杨红樱也怕他急啊,一边叫着:“老杜”一边回了自己卧室。

    杜建州忙迎出来了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杜明凯说何晓初在出租房里昏倒了,就她和孩子在那儿,你快和他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杜建州答应着匆匆地赶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!”他跟儿子说,两父子这才一起出了门,拿了杜建州的车奔何晓初的出租房而去。

    何晓初并没有失去意识,头脑清醒,只是天旋地转的难受,坐在地上一时起不来。

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